首頁 >新聞資訊 >政策解讀 :[詳情頁]

2017中央一號文件發布,事關八億人!

政策解讀  |  日期 : 2017-03-17

2017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培育農業農村發展新動能的若干意見》。

 

文件全文約13000字,共分6個部分33條,包括:

*優化產品產業結構,著力推進農業提質增效;

*推行綠色生產方式,增強農業可持續發展能力;

*壯大新產業新業態,拓展農業產業鏈價值鏈;

*強化科技創新驅動,引領現代農業加快發展;

*補齊農業農村短板,夯實農村共享發展基礎;

*加大農村改革力度,激活農業農村內生發展動力。

 

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唐仁健表示,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要目標是增加農民收入、保障有效供給。圍繞優化產品產業結構、推行綠色生產方式、壯大新產業新業態、強化科技創新驅動、補齊農業農村短板、加大農村改革力度等,一號文件對新一年農業農村工作作出全面部署。

 

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點在生產結構的三大調整

“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過去近兩年來,這個詞維持著不低的曝光率。中央農辦主任唐仁健解釋,改革背后,是農業農村形勢的變化:農業主要矛盾已經由總量不足轉變為結構性矛盾,主要表現為階段性的供過于求和供給不足并存。

 

唐仁健:農產品需求升級了,有效供給跟不上;資源環境承載能力到極限了,綠色生產跟不上;國外低價農產品進來了,國內競爭力跟不上;農民增收傳統動力減弱了,新的動力跟不上。這四點,都表明農業的內外部環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將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寫入一號文件,是時勢的要求。改革進入第二年,深入推進的路線更加清晰。而對農民來說,“種什么、怎么種”是每年最為關注的問題。對此,唐仁健明確表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結構”,是調整的一大對象。

 

唐仁健:三大調整,我們概括為調優產品結構、調好生產方式、調順產業體系。“調優產品結構”突出“優”字,大宗農產品要突出“優質專用”,其他農產品突出“特色優勢”。“調好生產方式”是突出“綠”字,就是要推行綠色生產方式,修復治理生態環境。“調順產業體系”突出“新”字,就是要培育農村的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

 

玉米結構調整是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點

針對玉米庫存高企、價格倒掛,2016年,我國對東北三省一區玉米收儲制度進行改革,將玉米臨時收儲政策調整為“市場化收購”加“補貼”的新機制。內蒙古通遼種糧大戶李長江:

李長江:補貼(每畝)180元都拿到手了,沒有補貼也得挺著嗎?這個政策挺好。主要是價格再漲點,農民再好好種,產量就上來了。

一號文件對不同農產品的價格形成機制和收儲制度改革作出相應安排,例如,對稻谷、小麥,要“堅持并完善最低收購價政策”,對玉米,要“推進市場定價、價補分離改革,健全生產者補貼制度”。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經濟研究部部長葉興慶說,這是政策對“種什么”的明確回答。

 

葉興慶:稻谷和小麥,這是我們國家最基本的口糧品種,我們目前為止還是要維持最低收購價政策這樣一種基本的制度模式。但是我們要增強最低收購價定價的彈性,讓定價靈活一些。但是大的制度框架不會變。玉米,它是一個大宗產品,但它更多地作為一種飼料作物,我們希望通過市場定價,國內的市場玉米價格,能夠有所下降,降到什么程度呢?能夠跟進口的玉米相抗衡。同時對玉米的種植者他的利益會受到一些損失怎么辦?我們就實行生產者補貼制度,今年我們還要堅持這樣一個制度。

 

協調政府與市場關系是改革的核心

唐仁健坦言,改革的核心是理順政府和市場的關系,激活市場、激活要素、激活主體。“激活市場”依賴于重要農產品價格形成機制、收儲制度等改革,“激活主體”需要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和服務主體、開發農村人力資源和吸引各類人才回鄉下鄉創業創新等政策刺激,而“激活要素”,則要改革財政支農投入機制、加快農村金融創新、深化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和探索建立農業農村發展用地保障機制等重大政策舉措。

 

安徽天長銅城鎮余莊村正是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試水區,截至2016年底,全村共有集體經濟組織成員2997人,量化集體資產269.04萬元,人均持股898股。去年村集體資產增值18萬3000多元,村民王信儒和家人每人分到40元。

 

王信儒:我家今天所分得的利潤,每個人口是40塊錢,盡管看起來這個錢不是那么太多,但是體現出一個農村集體經濟股份合作社所產生的效益,確實我們股民得到了實惠。

 

綜觀一號文件,其對新一年農業農村工作的布局從產品產業結構入手,涉及綠色生產方式、新產業新業態等問題,之后關注科技創新、農業農村短板,最后落腳加大農村改革力度。葉興慶解釋,這一順序,正是改革由淺入深、由表及里的遞進關系。

 

葉興慶:要解決農業領域存在的結構性問題,首先要解決產品結構的問題,產業結構的問題,緊接著我們要解決經營體系結構的問題,解決技術結構的問題,我們還要解決發展理念的問題,我們要有一種新的綠色的可持續的發展理念,來調整我們的農業結構。要解決所有這些問題,最終還是要靠體制機制的創新,就是要通過收儲制度改革,通過農業補貼制度的改革,通過農業投入和金融體制的創新,特別是要通過農村集體產權制度的改革,來為農業農村發展注入新的動能。所以說這個文件他從前至后,從產品結構,產業結構,一直到經營體系,到補短板到最后的改革,他的確是有一個內在的邏輯聯系的。

 

中央一號文件——“三農”問題的指路方向標

中央一號文件原指中共中央每年發的第一份文件,改革開放之后,中央一號文件的主要內容基本上都與農村、農業發展相關,中國是一個農業大國,農村人口占全國人口的70%,農業人口占產業總人口的50.1%,三農”問題關系到國民素質、經濟發展,關系到社會穩定、國家富強,把農業問題作為中央一號文件,表明中央解決好大多數人的問題的決心。

 

改革開放初期從1982年到1986年連續幾年的中央一號文件,使幾千年溫飽不保的中國農民,在歷史的瞬間,越過了貧困,從溫飽線上逐步向小康邁進。從2004年至2016年重新發布以“三農”(農業、農村、農民)為主題的中央一號文件,一連十三年,強調了“三農”問題在中國的社會主義現代化時期“重中之重”的地位。

 

現在“中央一號文件”已成為中共中央重視農村問題的專有名詞。

從歷年對“三農問題”改革有綱領性、指導性作用的中央一號文件可以看出,解決農民增收、增強農業農村改革活力和發展方式的問題是一列系政策頒布的終極目標。04年中央一號文件實施以來,可以清晰看到每一年國家財政“三農”支持政策都在不斷完善,財政投入由“繼續高于上年”到“明顯高于上年”;農民收入力度也在不斷增強,國家從農民處“索取”的卻來越少,支農惠農強農的長效機制逐漸建立。

 

除此之外,一些推進農業農村改革的概念不斷推陳出新,反映中央對于“三農問題”連續不斷的新點子、新思路,例如提出2016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的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產業融合”作為促進農民增收的途徑等等,這些都為“三農”的改革發展注入新的活力,是有力的強心針。

 

在不同的歷史階段,中央農村工作文件一直以維護農民物質利益、尊重農民民主權利、不斷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為主線,加速城鄉協調發展的歷史進程,通過一系列中央一號文件的指導,深化農村經濟體制改革,進一步解放和發展了農村生產力,統籌城鄉發展,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也呈現出新趨勢、新氣象。

 

歷年中央一號文件回顧

2016

《關于落實發展新理念加快農業現代化實現全面小康目標的若干意見》

2015

《關于加大改革創新力度加快農業現代化建設的若干意見》

2014

《關于全面深化農村改革加快推進農業現代化的若干意見》

2013

《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農業 進一步增強農村發展活力的若干意見》

2012

《關于加快推進農業科技創新持續增強農產品供給保障能力的若干意見》

2011

《關于加快水利改革發展的決定》

2010

《關于加大統籌城鄉發展力度進一步夯實農業農村發展基礎的若干意見》

2009

《關于促進農業穩定發展農民持續增收的若干意見》

2008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切實加強農業基礎建設進一步促進農業發展農民增收的若干意見》

2007

《關于積極發展現代農業扎實推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若干意見》

2006

《關于推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若干意見》

2005

《關于進一步加強農村工作提高農業綜合生產能力若干政策的意見》

2004

《關于促進農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見》

 

編輯:沈靜文、劉曦文

綜合來源:新華社、人民網、(論文)《從新世紀9個中央一號文件看“三農”發展》(作者趙俊亞)、中國之聲等

微信买大小单双